外卖封签调查:给外卖“上锁”你支持吗?

“我支持外卖封签,以前看新闻,有外卖半路被偷吃,有封签的话感觉更安全。”经常点外卖的陈琳(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3月1日,《浙江省电子商务条例》(以下

  “我支持外卖封签,以前看新闻,有外卖半路被偷吃,有封签的话感觉更安全。”经常点外卖的陈琳(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3月1日,《浙江省电子商务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条例》规定,外卖商家应使用封签对配送的食品予以封口。假如外卖商家配送的食品不使用“外卖封签”,市场监管部门将责令外卖商家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商家将被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同时,未使用“外卖封签”的食品,网约配送员有权拒绝配送,消费者也有权拒绝签收。

  此前2021年11月,#外卖员疑在电梯内向餐盒撒尿#词条登上热搜,引发民众对于外卖打包规范的热议,不少网友呼吁推行外卖防拆标签。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其实早在2017年,外卖平台就曾在全国推广“食安封签”。除浙江外,上海、宁夏、西藏、北京等多地都曾推广过外卖封签。不过,不少商家和消费者反映各地落实情况不同,外卖封签并未得到大范围应用。

  截至目前,浙江省及其他一线城市外卖封签落实情况如何?外卖封签在推广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题?商家、骑手、消费者和地方政府对外卖封签又持什么态度?

  立法

  浙江市监局称立法对外卖封签落地有更好效果

  “看到热搜后,我们店铺马上下单了外卖封签,到货后就能马上投入使用。”浙江杭州上城区一家螺蛳粉店店员张岳(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张岳所在的店铺是某一螺蛳粉品牌的连锁店,该品牌在浙江、上海、北京等地均有门店。

  3月1日,《浙江省电子商务条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条例》中,在网络餐饮数字治理这块,将“浙江外卖在线”数字化改革成果上升为法规制度,规定网络餐饮经营者应当在经营者信息页面显著位置以视频形式公开食品加工现场。同时明确,网络餐饮经营者应当对配送食品使用封签封口,未封口或者封签损坏的,配送员有权拒绝配送,消费者有权拒绝签收。

  浙江省市场监管局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处副处长邵慧群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21年7月以来,浙江省就开始大力推广“阳光厨房”和“外卖封签”。目前浙江省已经有12万多家外卖商家上线了“阳光厨房”,由于“外卖封签”统计口径较难,尚未有准确数据,连锁商家外卖封签使用情况要比小商家的效果好。

  对此,美团方面表示,目前美团外卖积极响应浙江省相关条例、指引的规定,加大宣传力度,引导外卖经营者尽快使用外卖封签。此外,美团也会联动相关部门,继续参与“餐饮外卖封签”“阳光厨房”等线下宣传活动,并现场发放免费的食安封签。

  邵慧群表示,在外卖封签的推广过程中,遇到的难点主要是小商家主动使用的意识还不够强。“很多小商家对外卖封签的使用存在观望等待的心态,抱着一种‘我旁边(商家)没用,我也不用’的态度”。“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提出将外卖封签写入地方立法的原因,通过强制性的法律制约对于外卖封签规定的落地有更好的效果”。

  《条例》实施后浙江省多地市监局加大执法摸查力度。其中,杭州市市监局于3月1日上午抽查了河东路35家外卖餐饮单位,发现其中31家已经建成阳光厨房和使用外卖封签,仅有4家尚未合规。对此,市监局已经当场开具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商家限期改正。此外,浙江省乐清市市监局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当天下午14时,全市发放《致全市网络餐饮经营者的一封信》1000份,开出《责令改正通知书》59份。

  调查

  外卖封签能起到作用吗?

  2021年11月,安徽一名外卖小哥疑似在顾客外卖中小便一事,引发公众普遍关注。根据事发地监控录像显示,外卖员进入电梯后,趁四下无人,疑似向正在配送的麻辣烫外卖中小便。此事经网友爆料后迅速在网络发酵,冲上热搜前列,并引发了大众对于外卖打包规范的热烈讨论,不少网友呼吁商家打包时使用外卖防拆标签。

  消费者小苗(化名)认为,外卖封签制度虽然不能做到百分百安全卫生,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已经算是外卖行业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小苗表示,自疫情以来,自己居家办公成为常态,外卖逐渐成为自己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新闻上屡屡出现的“外卖被偷吃”、“外卖员向外卖中吐口水”等报道也会让自己产生顾虑。外卖封签的推广可以有效防止送餐过程中外包装被人为拆启或意外破坏,“这样一来,外卖行业可以和快递行业一样,破损拒收,大大保障了消费者的权益”。

  浙江一家螺蛳粉店员工张岳向贝壳财经记者讲述了自己作为外卖商家比较头疼的几点问题。在日常工作中,张岳偶尔会收到顾客投诉,称外卖少送餐品,但自己检查过打包监控后却并没有发现少放,这种情况下通常难以说清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此外,还有顾客经常反映餐品洒出,通常也很难界定是商家包装问题还是骑手配送问题。“有了外卖封签其实对我们商家来说也减去了不少麻烦”。张岳说。

  美团骑手王聪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作为骑手,自己每天最关心的其实是跑了多少单、挣了多少钱,能不能按时安全送餐,而之前被爆出的#外卖员疑在电梯内向餐盒撒尿#一事只是极个别情况,“哪个行业都有素质高的和素质低的人。推广外卖封签等于把商家、骑手的责任划分开来了,中间不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邵慧群向贝壳财经记者介绍了推行外卖封签四方面的好处。首先是保安全。对消费者来说,外卖封签可以保证送餐过程的安全。其次是明责任。封签的使用可以更好地划分外卖商家和配送骑手的责任,餐品出现问题后,可以快速追责到具体环节。然后是增信任。外卖封签封住了包装封口,避免了不必要的揣测、猜疑甚至妄想,从而增加消费者的信任。最后是促消费。封签增加了信任、保护了安全,消费外卖的热情会被激发,商家、平台生意自然水涨船高,是共赢的结果。

  邵慧群表示,外卖封签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倒逼外卖商家规范加工制作过程,提升食品安全管理水平。

  成本

  外卖封签成本几何?未来会加收“封签费”吗?

  被各地市监局大力推广的“外卖封签”制作有什么标准?成本几何?又由谁来买单?

  浙江省《餐饮外卖封签规范使用指引》(以下简称《指引》)规定,“外卖封签”即为保障外卖配送环节的食品安全,防止外送餐食外包装在运送过程中被人为拆启或意外破坏而采取的一次性封口包装件。

  想要实现“外卖防拆”,就意味着“外卖封签”要做到拆启后无法恢复原状且无法重复使用。《指引》强调,“外卖封签”的材料应以纸、纸塑或塑料薄膜为基材,且要具备一定的防水性,订书钉、透明胶等简易封口不能作为外卖封签,此外,封签上还建议印制“若封签破损、请勿接收”等标识。

  邵慧群提到,在实地调查时,市场监管局发现外卖封签的成本并不高,商家在打包时加一个封签用时不过几秒钟,所谓的材料成本和人力成本并不高,主要还是意识问题,主动性不够。

  那么目前外卖封签的发放使用是否有统一标准呢?

  美团表示,已经在部分区域开放食安封签购买端口,销售附带满减红包的定制版封签,红包成本由平台承担,商家购买封签享受折扣优惠。

  北京一家杨国福麻辣烫店长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去年自家店铺刚开业时便开始使用外卖封签,起初是各个门店自行在网上订购,而目前则是由总部统一定制,集中发放。而除外卖商家自己定做外,地方政府、美团、饿了么也曾向商家免费发放外卖封签,不过并非长期供应。

  在实地走访中,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北京当地的外卖商家使用的封签并未有统一的标准,其中大型连锁餐饮品牌例如汉堡王等,多采用品牌统一定制的封签。

  也就是说,目前外卖封签的成本多是由外卖商家承担。贝壳财经记者在电商平台查阅发现,有不少商家售卖外卖封签,除常见的美团、饿了么标识封签外,还支持私人定制,价格在千张20元左右(每张售价约为2分钱)。其中月销过万的商家不在少数。

  对此,多位外卖商家向记者表示,外卖封签的成本较低,目前尚未考虑新增“封签费”或其他形式的打包费用。

  推广

  有连锁商家称南方地区执行力度较大

  据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除浙江省外,不少省份也曾开展过“外卖封签”推广活动。

  2019年8月,上海市监局开始在全市推广“食安封签”,并于2020年9月发布地方标准《一次性食品安全封签管理技术规范》、规范性文件《上海市餐饮外卖食品封签使用管理办法(试行)》。

  2021年6月,宁夏银川市监局联合美团和饿了么两家订餐平台,在全市大力推行网络外卖“食安封签”,美团、饿了么两家平台银川分支机构还联合发出了 《关于推行网络外卖食安封签“无签不收”机制的倡议书》。2021年11月,西藏拉萨市监局向美团、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下发《关于落实“食安封签”的通知》,共计发放14万张“食安封签”保障外卖食品安全。

  2022年1月,北京市监局发布《网络餐饮服务餐饮安全管理规范》,其中要求外卖商家应使用外卖包装封签或一次性封口的外包装袋等密封方式,使封签外包装袋口在开启后无法复原。北京这一新规将从4月开始实施。

  为探访北京外卖封签推广情况,贝壳财经记者随机采访了北京一家牛肉饼店铺店长,该店铺店长称,自家从未使用过外卖封签,之前也没有相关部门前来检查,“以后可能会有,倘若监管部门要求了,我会向我们老板反映一下情况”。

  在北京从事外卖配送工作半年多的骑手王聪(化名)向贝壳财经记者透露,自2021年10月份自己成为美团骑手开始,配送的餐品中就已经出现外卖封签了,不过“封签主要集中在商场内店铺,或大型连锁店铺,小商铺很少见”。

  北京一家连锁面店的店长则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公司南方门店已经大范围推广外卖封签,但北方门店如北京目前还没有收到总部通知,自家门店也未曾收到市监局的通知。“我们门店南方做得比较好,尤其是上海、杭州的门店抓得比较严,但是我们店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规定”。

  “外卖封签进入地方立法”是否会全国范围内推广,邵慧群则认为具体情况要看各地政府安排,但“目前来看,消费者的反馈还是不错的,以后可能有这个趋势”。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陈维城对本文亦有贡献)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李梦涵 编辑 徐超 校对 赵琳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