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肢端肥大症:多器官受累之源

■吴哲褒每年2月最后一天是国际罕见病日,今年的主题是“分享你的生命色彩”。至今全球已确认的罕见病有近7000种,约占人类总疾病的10%。近年来随着科普推进,渐

  ■吴哲褒

  每年2月最后一天是国际罕见病日,今年的主题是“分享你的生命色彩”。至今全球已确认的罕见病有近7000种,约占人类总疾病的10%。近年来随着科普推进,渐冻人、亨廷顿舞蹈症等罕见病渐为人知。今天,我们来揭秘一种知晓度还较低、但可能涉及多系统、容易误诊误治的罕见病,即肢端肥大症,一种生长激素(GH)持久过度分泌引起的慢性进展性内分泌疾病,全球年发病率约为3-4例/百万。

  危害绝不仅是肢端肥大

  肢端肥大症是腺垂体分泌生长激素过多所致的体型和内脏器官异常肥大,并伴有相应生理功能异常的内分泌与代谢性疾病。它主要引起骨骼、软组织和内脏过度增长,在青春期少年表现为巨人症,在成年人表现为肢端肥大症,可出现颅骨增厚、头颅及面容宽大、颧骨高、下颌突出、牙齿稀疏和咬合不良、手脚粗大、驼背、皮肤粗糙、毛发增多、色素沉着、鼻唇和舌肥大、声带肥厚和音调低粗等表现。

  通俗说,这种病会慢性毁容,使人人变丑,像施用巫蛊术一样,让人相见不敢相认。

  肢端肥大症的危害主要为两方面:GH激素过度分泌和肿瘤压迫,激素过度分泌主要涉及几个方面危害:

  1、糖代谢紊乱。患者可表现为胰岛素抵抗,糖耐量减低(29%-45%)乃至继发性糖尿病(10%-20%)。有报道显示,每10万2型糖尿病患者中,有48位是肢大导致的。

  2、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这与舌大后脱垂、吸气性咽下部塌陷有关。在梗阻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患者中,有报道显示,每1000患者有2.5位是肢大患者。

  3、心血管疾病。主要表现为心肌肥厚、间质纤维化、心脏扩大、左室功能减退、心力衰竭、冠心病和动脉粥样硬化等。心血管并发症是肢大患者死亡的最常见原因,约60%的患者死于心血管并发症。

  4、高尿钙、尿结石增加。若有高钙血症应考虑伴有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症(多内分泌腺瘤)。骨转换增加则会诱发骨质疏松。这类患者的结肠息肉发生率也会升高,结肠、直肠癌发生率增高,后者是另一个常见的肢大患者的死亡原因。

  此外,还会引发焦虑、抑郁等心理疾病。

  肿瘤压迫引起的神经症状主要有:头痛(58.2%)、视力下降(38%)、视野缺损(24%)。视野典型改变为“双颞侧偏盲”,严重者甚至双目失明。

  易误诊,多学科托举生命

  根据中国罕见病联盟的肢端肥大症患者调查报告,患者确诊的平均时间为3.74年,最长的一位患者确诊花了25年。为什么它容易被忽视?最重要的一点是85%的肢大患者通常有面容改变,但这点恰是日夜相处的亲人最不易察觉的。

  此外,肢大的初始症状包括打鼾、多汗、多毛、关节痛、齿疏、心悸等。这些症状很难跟脑子里的肿瘤联系在一起,患者就不会去找专业的医师就诊。

  由此可见,肢大的诊治涉神经外科、内分泌和代谢学科、呼吸科、心血管科、眼科、妇产科、病理科、影像科、放疗科等多学科。瑞金医院2003年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宁光的倡议下成立了垂体瘤MDT中心,是国内最早开展多学科诊治的中心之一,中国垂体瘤协作组于2020年制定的国内肢大指南更是强调了垂体腺瘤多学科联合诊疗的重要性。

  肢端肥大症患者的死亡率是一般人群的2-4倍,对于GH水平>5ug/L的患者,预期寿命平均减少约15年。因此,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尤为重要。

  目前其治疗策略是“三驾马车”——手术、药物及放疗。特别要指出的是,现有治疗手段成功率不是100%。总体来说手术生化缓解率为60%-70%。药物治疗是指应用生长抑素类似物(SSA)。许多患者认为一次手术就解决问题了,随访意识急需加强。相当部分患者(62.4%)认为自己“病情好转”就不需要随访治疗了;另一部患者(32.3%)是因为治疗费用太贵,无法负担而中断随访。实际上,与该病相关的呼吸暂停睡眠综合征、高血压、糖尿病等需要终身随诊和个性化精准治疗指导。

  公益、理解与尊重

  对这个疾病,医患都需要有一个正确认识,普及疾病知识,此外,还需要促进公众对这类患者群体的了解、支持与尊重。

  当前,医疗救助项目已有实践,以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鲁家贤高文英专项基金资助实施的中国脑垂体救助计划为例,给贫困的肢大患者带去希望,这项救助计划已从瑞金医院辐射到全国——以瑞金医院为中心,全国成立三个分中心(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为垂体瘤患者提供就近治疗、就近资助。这项计划也在同步进行亚专科垂体瘤人才培养和垂体瘤科普知识宣教工作。

  医疗救助如星星之火,需要凝聚更多爱与力量。罕见病群体常说,“罕见并不孤单”,对肢大这一患病群体,需要的是合理、有效的治疗,也需要大众对他们的关爱和尊重。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神经外科教授)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