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益高回撤不足1% 固收大牛跑赢顶流基金

证券时报记者 安仲文基金高收益往往伴随较大的回撤,偏股型基金获得翻倍收益甚至可能要承受20%以上的回撤,但固收领域的一位大牛获得相关领域的年度冠军时,基金回撤

  证券时报记者 安仲文

  基金高收益往往伴随较大的回撤,偏股型基金获得翻倍收益甚至可能要承受20%以上的回撤,但固收领域的一位大牛获得相关领域的年度冠军时,基金回撤幅度却不足1%。

  当2022年A股出现持续的震荡调整局面,也正预示在基金投资上,风险与收益的平衡变得格外重要。平安基金固收投资副总监周恩源在2021年获得147只偏债混合型基金的冠军。他认为,“固收+”类产品的核心首先要做好风险收益的平衡,权益类投资必须稳字当头、控制回撤,同时要把债券部分作为产品的核心与基础。

  对于2022年的股票和债券市场,这位明星基金经理判断今年债券市场是一个存在宽幅震荡的小牛市;而股票市场是震荡较大并带有结构性行情,获取超额收益的方向可能会和2021年有很大的不同。

  跑赢顶流偏股基金

  在很长一段时期,尤其是A股市场赛道化接连数年诞生一批年度牛基后,“基金”的定义似乎就只与偏股型产品挂钩。而在2021年A股偏股型基金最高收益连续第三年获得翻倍后,这种简单地将基金与股票挂钩的印象被进一步强化。但2022年开年行情给偏股型基金泼了一盆冷水,又将基民拉回到风险与收益平衡的现实。

  在此背景下,固收领域的一批大牛也开始逐步受到基民的关注,其中平安基金固收投资副总监周恩源就是其中之一。根据其管理的基金定期报告显示,自2020年3月5日成立至2021年12月31日,周恩源管理的平安增利6个月定开基金A整体业绩回报率为11.42%。2021年该基金的业绩回报率为12.99%,在147只同类基金中排名第一。

  “我做这类产品,主要是股票不能犯大的错误,最重要的是债券方面要做好。”周恩源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固收+”类产品的股票投资,做到中等水平就足够了,这方面不需要特别出彩,不犯大的错误是这类产品股票层面的核心,债券是产品的核心。

  周恩源对“固收+”产品的操作特点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他把“固收+”产品看成大海里面的一座冰山,冰山体积最大的部分是在水面以下,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但实际上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这部分最重要的就是纯债。而冰山露在水面之上的是最亮眼的部分,是做股票的部分,但是它的权重不高,所以这两块都有它不同的特点。但对“固收+”产品的投资而言,真正最核心的部分,且与产品特征特别匹配的就是在于冰山下面的部分。

  积极进行仓位管理

  仓位管理对“固收+”类产品控制回撤非常重要,也是体现基金经理能力的重要部分。显然,相对较高的收益必须承受风险,高收益基金的回撤也往往十分惊人,大多数取得业绩翻倍的权益类冠军基金,多在业绩报告期内有显著的回撤。

  但对周恩源管理“固收+”产品的思路而言,产品特点以及他个人的投资风格持续坚持对回撤的重视。这只主打债券、兼顾部分股权转债“固收+”基金,尽管在2021年度取得业绩冠军、跑赢许多股票基金的大牛,但是令投资者惊奇的是,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这只基金在2021年年内的最大回撤还不足1%。

  周恩源认为要真正做好“固收+”产品,既能获得较高的收益,又能让基金的投资风格契合他的低风险特征,就必须管理好波动和回撤。转债对“固收+”类产品而言可以视为锦上添花的一部分,对这一部分的投资必须坚持稳字当头。

  “比如很多东西已经涨起来了,涨得估值看上去比较高,可能会继续涨,要不要赚这个钱?”周恩源直言,但往往这种情况,基金经理自己也没特别大的把握,因为“固收+”产品的风险特征是获取稳健收益,这就要求基金经理放弃一些机会,把握住有把握的东西,基于可控的原则,在有安全边际的地方进行布局。“固收+”产品在股票方面不能犯大错,这是重要的一点。

  周恩源对回撤的重视,并不意味着他频繁进行波段操作。

  他认为,不用特别在意一周两周的波动,要关注那些较大的且有逻辑支撑的涨跌波段。因为只有那些有逻辑支撑且可以通过数据验证或者证伪的涨跌波段,基金在运作和应对的过程中才能做到对回撤的可控。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接受一些细微的回撤,但有一些回撤是基金经理必须规避的。比如一个波段是上涨的,但在上涨过程中也存在回调,这些就无须特别在意,因为规避这些回调要做一些情绪化的交易,胜率就不会很高。

  债券或维持小牛市

  对于今年的股债市场,周恩源认为可能会更加关注跌出来的机会。

  周恩源表示,2022年债券市场维持小牛市格局,但可能震荡幅度比较大。小牛市对应的是偏全年配置的判断,宽幅震荡则与全年的交易节奏有关。今年央行货币政策就是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此外,考虑到市场收益率已较去年明显降低,因此获取收益的空间下降。

  而对宽幅震荡的判断,一方面,今年内可能大概率会看到一两个季度的GDP同比增速回升,受此影响债市在年内的部分时期可能会出现中期调整。但另一方面,政策并非强刺激,只是希望经济增速回到合理的水平,比如房地产政策的房住不炒,对于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要坚决遏制。所以,一旦经济回升达到了一定水平,稳增长政策就可能会逐步放松或退出,到时候就可能迎来比较好的配置时间点,预期节奏上倾向于前期面临中期调整,二三季度可能是很好的再配置机会。

  对于“固收+”产品的权益类投资,周恩源判断今年A股可能还是一个偏震荡的、带有明显结构性行情的特征。

  他认为今年市场确实面临增长上的压力,同时在外围市场还有美联储不断加息的影响,内外环境本身是面临多重压力的状态,但稳增长政策也开始发力。而年初决策层也表示要防止股市大起大落,判断今年A股也可能是宽幅震荡,可以在其中寻找结构性机会。

  具体而言,周恩源认为今年在权益类部分的投资上,获取超额收益的方向可能和2021年有很大的不同。今年需要关注稳增长,宽信用相关的行业板块。年初以来各大股市的宽基指数下跌较多,但市场还是有很多上涨的行业,比如银行、地产、基建等,本身背后代表的是稳增长宽信用确确实实在发生。这一块权益类投资是值得关注的。此外,前期疫情受损板块的修复性机会以及TMT板块中科技应用创新带来的机会均值得挖掘。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