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北仑全域解封:这一刻,心愿又近了一步

宁波1月16日电(记者 李典)1月15日20时,随着围在封控区和管控区的卡点撤除,浙江宁波北仑迎来全域解除封闭管理。卡点处,交警向等候许久的民众敬礼,欢呼声、

  宁波1月16日电(记者 李典)1月15日20时,随着围在封控区和管控区的卡点撤除,浙江宁波北仑迎来全域解除封闭管理。卡点处,交警向等候许久的民众敬礼,欢呼声、鸣笛声随之涌来。

  “终于解封了!”误闯进北仑疫情中心的沿海村滞留15天后,“90后”小伙郑川南长吁了一口气。这一刻,对疫情之下像他这样的逆行者而言,意味着离回家、相聚的心愿又近了一步。

  因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北仑承载着许多年轻人谋生谋爱的梦想。但来此务工的郑川南却未曾想到,自己会与这里上演如此一番“奇遇”。

  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郑川南刚结束与朋友的跨年饭,找到新碶街道沿海村的一家网吧准备凑合一夜,“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好像都变了。”

  1月1日,北仑官方通报1例新冠核酸检测阳性,其居住地所在的新碶街道成了疫情“风暴眼”。从当日16时30分起,北仑启动I级应急响应,实施临时封闭管理,封控区民众进行封闭隔离。

  困在网吧里的郑川南无奈之下向社区求助,“社区也很重视我们的情况,让我们暂时留下来。”他告诉中新社记者,当天他睡在了社区办公室拼在一起的四把椅子上,第二天社区为他拿来了毛毯、支架床。

  感动之余,郑川南穿上防护服,成为一名抗疫志愿者,从早忙到晚,为隔离居民配送生活物资。封控区解封时,郑川南刚为滞留人员送完晚餐,“半个月没有洗澡,最开心的就是今晚终于可以回去洗一洗换身衣服了。”

红领临时党支部银杏抗疫党小组 陈军浩提供
红领临时党支部银杏抗疫党小组 陈军浩提供

  “解封后,我最想吃顿老婆烧的菜。”解封的消息传来,吃了15天盒饭的红领抗疫临时党支部书记陈军浩笑着对记者说。

  疫情发生后,陈军浩随即带着数名党员志愿者逆行进入北仑封控区。“扫街扫楼”时,他得知许多患有慢性病的老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面临许多买药配药难题。

  他召集组成代购药党小组,由封控区内的志愿者负责收集购买信息,将清单传到防范区外的志愿者手中,之后由志愿者根据清单前往医院、药店进行统一购买、分装,另一路志愿者送到每个防控区的卡点。通过这样的层层接力,他们总共为400人次代买了2000余种药物。

  再后来,给集卡车司机送餐、接打热线电话……在新碶街道银杏社区的15天时间里,陈军浩每天20000多的步数总是稳居朋友圈前几名,“回到家整顿一下,还要把这次的志愿经验总结出来。”

进行小区消杀工作 王华峰提供
王华峰进行小区消杀工作 王华峰提供

  对新碶街道向阳社区的“消杀战士”王华峰而言,团聚是这段时间里最大的心愿。疫情袭来,王华峰承担起小区消杀工作,妻子在封控区外无法回家,8岁的女儿成了“留守儿童”。

  乖巧懂事的女儿给爸爸发来的视频里,比了一个大大的爱心。这个视频,被王华峰来来回回看了一遍又一遍,“解封之后,消杀工作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解封后,王华峰向记者发来了一家三口的照片。

解封后,王华峰一家人终于团聚 王华峰提供
解封后,王华峰一家人终于团聚 王华峰提供

  照片上,小女孩紧紧地搂着爸爸妈妈,一家人笑脸盈盈,看向镜头。这一幕,大概就是最真挚、最朴实的人间幸福。(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