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政协委员:加强“生命教育”应对青少年“躺平”“轻生”

西宁1月21日电 (李隽)“国家目前正在推进的教学政策、生育政策、分配体制等相关改革,一定程度上直接或间接地在为孩子们扫清前路,但他们的路终究要他们自己去走。

  西宁1月21日电 (李隽)“国家目前正在推进的教学政策、生育政策、分配体制等相关改革,一定程度上直接或间接地在为孩子们扫清前路,但他们的路终究要他们自己去走。”21日,正在进行的青海“两会”上,青海省政协委员靳彦建言,要借鉴各国挫折教育的成功经验,形成面向不同年龄段孩子的挫折教育课程,系统化地贯穿整个义务教育阶段。

  靳彦介绍,纵观过去30年发达国家劳动力成长历程,以各国学者的研究材料及官方统计数据为参考。英国80年代的新生人口,在经历了健保体系衰退、教育体系衰退、离婚率高企的童年后。在20世纪初的青年时代再次受到固定工作岗位减少、劳动报酬率降低、高通货膨胀率的重创,重新被打入“迷惘的一代”;在美国社会财富两极分化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社会阶层固化,教育资源垄断。经济发展对劳动力的影响没有了代际特征,转而演变成儿童心理障碍、少年犯罪和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等长期存在的一系列社会问题。

  “国内这些出生在繁华盛世,成长在和风细雨中的‘10’‘20’后,该如何去面对?选择‘佛系’‘躺平’‘啃老’,甚至轻生,固然只是个例,但我们仍需为大部分青少年做好预防和准备,以应对人口红利消退的未来。”靳彦说。

  “生命教育”是全人教育,涵盖了人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过程和这一过程中所涉及到的各个方面,关乎人的生存与生活、成长与发展、本性与价值。《2020大众心理健康洞察报告》显示,37.23%的受访青少年表示压力程度在中等以上,22.85%的青少年称有过抑郁的情绪感受。

  民盟青海省委提出,青少年身心压力增大的现实状况,显示出在巨大的升学压力下,家长、学校过多关注课程成绩,而忽视了青少年的心理困扰,生命教育课程缺失的短板亟待补齐。

  民盟青海省委建议,根据不同年级学生的年龄和心理健康特点,合理统筹规划该年级学生所应理解和掌握的生命教育知识、技能与情感,并对校内专兼职心理教师进行长期的生命教育课程知识、技能、情感的培训,尤其注重教师对学生心理早期介入的技能培训,通过技能考核不断提升教师的生命教育能力和水平。同时加强学校家庭的合作力度,在学校开展生命教育家长课堂,使家长真正了解什么是生命教育以及在家庭中如何更多地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